远去的故乡 逝去的祠堂

远去的故乡 逝去的祠堂

发布:佘定虹 发布时间:2022-05-12 浏览次数:357次

佘孝平

我的故乡位于溾水河畔的永兴街道苏佘畈村佘湾,村民聚族日居。这里山清水秀,景色迷人,我的孩童时代就是在这里度过的。故乡的一草一木都留下了我们活动的印记,印象深刻的当数湾东头矗立的一座庄严肃穆的家族祠堂,青砖黛瓦,典型的晚清风格,精美的建筑,无不凝聚着能工巧匠心血的结晶和技艺的积淀。

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老祠堂,随着岁月流逝,以及知情人的一代代逝去而渐渐淡出视野,疏于话题,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。但无论斗转星移,沧桑变幻,这些家乡曾经的“地标”却总能从中寻找到我们的根脉,总能安放我们的乡愁,总能抚慰我们的灵魂,让我们对故乡有着一辈子都抹不掉的思念和牵挂。

打我记事起,老祠堂就坐北朝南屹立在那里,它高大气派,默默守望着家族后人,见证着村里从古至今的点点滴滴。祠堂占地面积约150平方米,为砖木结构,平日里大门紧闭,冷冷清清,总觉得阴森可怕,但对我们小孩却充满着神秘和敬畏色彩,我也只是跟着大人们才敢进去。

佘莲钟感激万分,又顾景惭形,他认为祠堂不应是彰显个人荣耀的处所,而应是自己发挥所长,惠及乡民和族人的地方。他决定把祠堂改为学堂。他既授武艺,也教文化,希望能为家乡培养一批文武兼备的人才,他开馆授学,教书育人,让本地的教育得到大力发展,同时也成就了许多优秀人才,其中被国民政府追晋为中将的金光灼,就是他学生中的杰出代表。

前些年老祠堂被村干部卖给了别人,最终这座老房子也因修随岳高速公路而被夷为平地,现在是一片惨败,一片狼藉。我在祠堂的原址上转了一圈,除了丛生的杂草就是断垣残壁,突然有一种黯然神伤的感觉,跌坐在饱经百年风雨的瓦砾上,让我仿佛听到了先人委屈的哭诉,而作为它的见证者、倾听者,我无能为力。我突然觉得故乡显得那么的空旷和凄凉,那熟悉的一草一木,那熟悉的袅袅炊烟,那熟悉的鸡鸣狗吠,都已远去,这还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吗?

光阴似箭,五十多年岁月的流逝,不仅逝去的是一个老祠堂,而且似乎让我淡漠了对故乡的留念,但扪心自问,潜心回想,故乡有我挚爱的亲人,有我生命的根脉,有我牵挂的祠堂。我还是深深想念我的老家,想念离我渐行渐远的故乡!我知道故乡是小时候拼命想离开,老了却回不去的纠结。

上一篇:已是最新文章

下一篇:

评论

评论已关闭。


热门文章 更多->
云南澄江大河口佘氏祠堂

云南澄江大河口佘氏祠堂,每年最后一月中询召开佘氏记祖会(100)余人...

佘雪曼:香港著名诗书画家

佘雪曼 中国著名书画家、教育家。佘雪曼先生(1907年4月23日-1993年...

重庆璧山县永川地区佘氏宗亲

联谊分会成立活动会议纪要 时间:二00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十点整 地...

佘氏联谊成立筹备会

尊敬的中华各省市区县佘氏宗亲们大家好! 为了进一步加强全球佘...

雁门绵世泽 豸府振家声

安徽铜陵县大通镇佘氏宗祠联 上联说相传佘氏先祖有人曾任雁门关...

佘家贡姜

铜陵市佘家贡姜厂座落在中国古铜都,铜陵白姜原产地铜陵美丽的铜官...

《艺为人生》佘春明

佘春明,男,汉族,1972年出生,云南玉溪澄江人。毕业于云南艺术学...

重庆市綦江县佘氏迁移情况

綦江佘氏家谱记载:佘氏,是大禹一个名叫雯的小儿子的后代。雯被分...

中国潮汕佘氏宗族的起源考究

由余之后系出隗姓  据《辞源》载:“佘姓,姓氏寻源云,...